北京时间08月19日消息,中国触摸屏网讯,

今年7月,原浙江台州籍上市公司星星科技乔迁新址,从椒江区搬到了江西萍乡经济技术开发区内,从此依偎国资怀抱。原以为,这是星星科技卖壳的终点,不曾想,却是一个新故事的起点。
 
8月17日,江西籍星星科技收到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通知书》,申请人萍乡市汇丰投资有限公司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萍乡中院申请对上市公司进行重整。
 
汇丰投资系萍乡市国资委旗下企业,即,是星星科技实控人萍乡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兄弟企业。纳尼!发生了什么?
 
 
招商式易主
 
星星科技原系浙江台州富豪叶仙玉家族旗下,后者创办了星星集团,还控制另一台州上市公司水晶光电。浙江台州还有另一“仙玉”家族——李仙玉,后者掌舵双鸽集团,育有上市公司济民医疗。
 
2018年,去杠杆席卷民企。多元化扩张的叶仙玉资金链紧张,在水晶光电引入资本纾困的同时,将星星科技割爱。
 
2019年1月,叶仙玉、星星集团、德懋投资、王先玉、毛肖林等八大股东与萍乡范钛客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后者出价4.9亿元受让所持星星科技合计1.44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4.9%,且获得了部分股份的表决权。萍乡范钛客,系萍乡经济技术开发区旗下平台。
 
国资,是2018年以来A股公司最大的买家。以浙江为例,2019年该省20家易主的上市公司中,接盘方多为外来者,半数以上是异地国资。
 
星星科技与萍乡国资的联姻有备而来。2018年11月,星星科技披露,与萍乡经开区管委会签署投资协议,拟在当地投资设立总规模60亿元的智能终端科技园,打造消费电子视窗防护屏、触控显示模组和高精密结构件等“一站式”服务的智能终端电子产业制造基地。
 
萍乡以煤立市,经过100多年的开采,素有“江南煤都”之称的萍乡陷入煤炭资源枯竭的窘境。2008年,萍乡成为全国首批12个资源枯竭型城市之一。2018年9月,萍乡市人民政府为响应江西省的企业上市“映山红行动”,出台《关于加快推进企业上市的若干措施》,力争到2020年全市境内外上市公司达到3家以上,各县区、萍乡经济技术开发区各1家。
 
显然,这是一场招商式易主大戏。萍乡经开区有关负责人曾表示:
 
“通过控股上市公司来招商引资,我觉得这比满天飞、派小分队去四处找企业要好。”“萍乡经开区管委会仅控股这一家上市公司,肯定会倾全区之力去呵护它。”
 
又要洗澡了?
 
星星科技2011年上市,主营各种视窗防护屏、触控显示模组、精密结构件等业务,产品主要应用于手机、平板电脑、可穿戴产品、笔记本电脑等消费电子产品,以及车载、工控、医疗器械、贵金属等领域
 
与不少上市公司一样,资本市场刺激了企业欲望,痴迷外延式并购。星星科技,相继将深越光电、深圳联懋收入囊中。但2017年、2018年,受标的企业业绩下降影响,星星科技计提商誉减值损失等因素,导致净利润大幅下降,2018年更是大幅亏损达16.99亿元。
 
当然,此时的星星科技正酝酿易主,这次财务大洗澡应是为新东家铺平进驻的道路。2019年、2020年,星星科技分别盈利1.74亿元、1.2亿元,似乎逐步走上正轨。
 
然而,正当星星科技乔迁新居后不久,国资爸爸变脸了。提出重整申请的萍乡汇丰投资称,上市公司2020年借了5000万元,但至今未清偿借款及其利息。
 
然而,就在8月2日,星星科技公告,拟向间接控股股东汇盛工业新增借款不超过3亿元。
 
实控人向上市公司借钱,不是扶持题中应有之义吗?咋就能撕破脸皮,摔桌子了呢。近期公司多位高管辞职,已是一个信号。
 
答案或许藏在一则人事变动中。8月5日,萍乡经济技术开发区召开全区领导干部大会,宣布江西省委关于萍乡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的任职决定:杨博同志任萍乡市委常委、萍乡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
 
4.6万投资者遭殃了。周三,星星科技20CM跌停,今天继续大跌。加上本周前两天的10%跌幅,本周以来星星科技股价跌幅达45%。

触摸屏与OLED网推出微信公共平台,每日一条微信新闻,涵盖触摸屏材料、触摸屏设备、触控面板行业主要资讯,第一时间了解触摸屏行业发展动态。关注办法:微信公众号“i51touch” 或微信中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或